function checkTab(num) { if (num == 1) { //alert(num); c1.style.display = ""; c2.style.display = "none"; c3.style.display = "none"; tab1.className = "current"; tab2.className = ""; tab3.className = ""; } if (num == 2) { // alert(num); c1.style.display = "none"; c2.style.display = ""; c3.style.display = "none"; tab1.className = ""; tab2.className = "current"; tab3.className = ""; } if (num == 3) { // alert(num); c1.style.display = "none"; c2.style.display = "none"; c3.style.display = ""; tab1.className = ""; tab2.className = ""; tab3.className = "current"; } }
$(function () { $(document).WIT_SetTab({ Nav: $('#J_bigPicBar>li'), Field: $('#J_bigPic>li'), Auto: true, CurCls: 'current', CrossTime: 120, OutTime: 150, InTime: 150, AutoTime: 5000 }); });

小龙女心水论坛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期待

[大][中][小] 2017-08-18 15:43  
 
  阳光如金,百花争艳,百鸟争鸣吧?还有,此刻江南那娇媚的姑娘们边撑着雨伞,边袅袅走在青石板路上,定是一幅美不胜收的自然油彩画哦!”一开头,我便使尽浑身解数,倾注所有心思,苦苦酝酿出一大堆既真诚又带点墨水的文字出来,一来是想拉进彼此内心的距离,
 
二来是想治治她刚才的冷漠和傲气。
  
  “你好!‘天海朗心’,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呵呵!不好意思啊,刚才忙着处理点紧急的事情不方便聊天,如有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啊!”。“江南女子”在一头真诚地解释道。
  
  “我说嘛!刚才我拜读了你几首雅诗,细细的咀嚼每个词语,就得知你定是个优雅大方,知书达礼的才女!”我半真诚半恭维说道。
  
  “呵呵!才子过奖了!谢谢欣赏。你说话就像你写作般,那么讲究,那么富有情趣!我刚才也偷偷欣赏了你的几篇美文,写得真是太好了!……”乖乖!这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发觉我一味的恭维她,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了我一回。
  
  “……”
  
  闲聊中,我得知她的名字叫“诗柔”,是某一家报社的副编辑。让人惊叹的是,我们之间竟那么的志趣相投——我们都深爱着文学、深爱唱歌、深爱旅游、深爱运动……
  
  于是,我们谈过去,说今天,道未来……我们似乎存在着某种冥冥中的心灵感应,她好像是我前世丢失在世间的亲人,哦,不!恰当的说,她应该是我前生深深爱着的女子。
  
  我是个多面性格的人,但,感性占据多点。我又是个富有无限想象力的大男孩,我是那么热爱生活,多么憧憬未来,多么喜爱追求。为了爱,我可以赴汤蹈火;为了爱,我可以牺牲一切。如若有人说为爱疯狂的人是傻瓜,我会反驳,如若不敢为爱付出,证明你没有真正爱过
 
,白来这世界上走一回。
  
  闲聊间,我的想象力如插上一双神奇的翅膀,它带着我飞过我们前世那段刻骨铭心的姻缘中,带着我飞到了那香味飘逸的桃花村上,我们相拥着许下山盟海誓,说着地老天荒的诺言;我们背靠着看云卷云舒,天阴天晴;我们偎依着看粉红欲滴的桃花,听清脆婉转鸟鸣;我们
 
含情脉脉凝地相望着,说诗论文,品茶听曲……忽地,思绪又飞到了我们今生可能会邂逅的地方——江南。在我们相见那天,我们轻轻偎依着,打着一把小伞,缓缓的走在下着蒙蒙小雨的青石板街巷路上,在心旌荡漾的瞬间,我们紧抱在一起,吮吸着缠绵甜泉……
  
  “呵呵,海心,不好意思哦,我有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了,想不到杨科长你不仅年轻有为,而且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佩服佩服!本女子今天是大开眼界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你以前当帆板运动员的时候,在海上飞的样子好酷啊。你可能忘记了吧?我还在一次比赛中和
 
你交过手……颁奖杯的那天我也参与其中哦!好了,我忙去了,再见!”诗柔飞快发完这一连串的文字后头像就变灰了。
  
  “你,你到底是谁啊?你怎么那么清楚我的过去和现在?”我顿时一头雾水,嘴巴也变成“O”型,吓得眼镜差点掉下来。打字的手指微抖着,努力克制着打出这么几个字,不管她头像灰不灰就发过去。要知道,我刚才可只字未提我以前和现在的真实身份。那她怎么知道我
 
以前是运动员?现在是科长?她到底是谁?她到底是何方神仙?
  
  等了许久诗柔仍没有回。平时在局里工作时我的QQ一向都是“潜水”的。可今天却“重出江湖”。“天海朗心”四个字如旭日般红彤彤的嵌在苍穹上。但整整一天,都不见诗柔上线。
  
  难道,诗柔自人间蒸发了?
  
  一天、两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丁香女子”的头像一直纹丝不动过,我满怀希翼的心也随之慢慢冷却掉了。有谁知道?这一个星期对我来说宛如一个世纪,是我人生以来最漫长最难熬的日子。真是感觉这次自己好奇怪,怎么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会如此动情?!于是,
 
三思之下,我把手机号码连同我对诗柔如潮水般的思念以小纸条的形式发送到她的空间上,心里盛满着了美好的希翼。
  
  周末的早上,我庸懒地躺在床上,满脑子装着都是诗柔留下来的一团团谜。
  
  此刻,电话急急的响起。“诗柔,会是诗柔么?”我万分期待是她打来的,可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我的未婚女友——寒冰。
  
  说起寒冰,可真一言难尽。寒冰的父亲与我父亲是忘年之交,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还是生意上的搭档。在我和寒冰念初三时,有一次,我们两家人在酒席上酒过三巡,我爸和她爸酒性一起,笑哈哈地当着我们的面帮我们定好了亲。我到现在都深深地憎恨着他们当时的“壮
 
举”,可知他们当时的“壮举”却把我们推进了深深的泥沼中,痛苦挣扎?
  
  名义上寒冰是我的未婚女友,可从来我对她的感觉一直清淡如水。有时候觉得我们比普通朋友更普通。我们在一起没有共同的语言,也没有共同的兴趣。以前我们在一起会因各自的意见不同而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而现在我们似乎都吵累了,现在连吵架的念头都没了,
 
想想,这该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啊?现在没结婚尚且如此,那结婚后呢?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心乱如麻,痛苦不堪。但面对双方父母千分焦灼万分期待的眼神,我们又不忍心伤害他们的心。我也和寒冰私下订协议,在这一年中我们各自努力寻找另一伴,一年后如若找不到
 
就如父母所愿。
  
  “喂,我爸妈叫你今天过来我家里吃饭!”寒冰的语气如她的名字般冰冷冷的,令人心寒。
  
  “没空啊,我现在要过去局里……”“嘟……”寒冰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或许她知道我又在找借口搪塞吧。我握着手机的手停留在半空许久,轻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类似寒冰此刻这样的举止,我已见已为常了,也麻木了。不知怎地?突然间心里好挂念好
 
挂念那个与我一面之缘,却让我如此牵肠挂肚的诗柔。
  
  想着想着,我情不自禁伤感的轻唱道:“一个星期没有你的消息,我想你想得快疯了自己。如果一天是一个世纪,我已错了七个世纪……”我紧锁着眉头苦笑道:“这首歌曲难道是特地为我所写的么?诗柔,你此刻在干吗?可知我在深深的想念你?”
  
  “去海边散散心吧!”心里面一个声音在强烈的呼唤着。于是信步走下楼,驱车朝大海的路径飞快开去。把车停好,缓缓走到潮湿,柔软的海滩上。
  
  我闭上双眼,展开双臂,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中。深深呼吸一口,静静的聆听海鸥捕捉到鱼儿时得意的胜利声;聆听海水温柔摩挲沙滩时“哗啦啦”舒缓的乐章;聆听轻柔的海风在耳的细语呢喃……
  
  “好舒服啊!”我不由舒心的叫道。此刻电话又急急的响起,扰乱了我沉浸于梦幻中的仙境。
  
  “又是寒冰?”我心暗想着一下接了电话,有点不耐烦的哝嚷道:“我不是说今天没有空么?怎么又打来了?”
  
  “呵呵!你好,是海心么?”电话一头传来柔柔的,软软的声音。
  
  我马上一看,发现是个外地的陌生号码,觉得刚刚有点失态,于是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还以为是我另外一个朋友……是啊,正是本人,请问你是?”
  
  “呵呵,我是‘丁香女子’诗柔啊!海心,怎么啦?谁惹你大动肝火啊?方便和我说说么?我很乐意当你的忠实听众哦!”诗柔的声音依然那么柔软,那么令我心醉。
  
  至今也无法言喻当时的心情,或许是出于感动?抑或是内心渴望得到诗柔的慰藉。让我忍不住打开心扉,将那压抑在心间多年的惆怅,无奈,悲伤,不满。如决了堤的洪水一下涌了出来。而诗柔边静静的,耐心听着我的苦诉,边用她的柔情,用她的真诚,用她的体贴慢慢抚
 
慰我的心灵。那一片片柔软,体贴的话语如一阵阵和煦的春风轻拂着我那落满尘埃的心房。顿时,阴霾都渐渐褪去。
  
  从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今生非诗柔莫娶,我要打碎那紧锢的枷锁,要打败那该死的世俗观念。一定要!
  
  此后,我们每天工作闲置之余就在QQ上谈心,下班后互通电话,每次我们都聊得特别开心。我冥冥中感觉到,诗柔对我也有那种爱慕之情。
  
  于是在一次上网视频中,我大胆向诗柔表白,她害羞的点点下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在那一刻我整个人都飞起来咯!后来,在一次欢笑的交谈中,蓦然又勾引起之前诗柔留在我心尖的一团谜。我迫切的询问着,她竟俏皮的回答道:“海心,你没发现你的文章,照片,
 
留言榜都暴露出你的一切境况吗?呵呵,我只是略施小计……莫怪我哦!”我听后真是哭笑不得。
  
  每天下班一回家,我便一头钻进房间,关上门,快速打开电脑上Q。每当此时如若看不到诗柔在线,我的心情就万分沮丧和失落,如丢失一件心爱的宝贝般。“柔,你在忙什么呢?现在有时间上会网吗?我想你了!”诗柔不在线的时候我总控制不住不安的思绪,赶紧拨通她
 
的电话,既温柔又焦急的说道。“我在赶一篇稿子呢,海心,耐心的等会好嘛?啵!我爱你!”听到诗柔的温言软语和甜美的飞吻,我的心从低谷一下飞到了云端上去了,心里头那个美呦!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得出。诗柔上线时,我们时常打开语音聊天,视频,彼此的表情、
 
小动作都一览无遗。
  
  对于学唱歌。我不得不打心里佩服诗柔这方面的天赋。诗柔对于任何歌曲只要她感兴趣,她听三遍便学会,而且音调唱得特别准,音色特别好清澈,甜蜜。我是汕头人,对于“闽南语”情有独钟。因为我们的语言有点接近闽南话。于是,我故意用“闽南语”歌曲为难她。孰
 
不知,诗柔在一个星期后便将我布置下来的八首闽南语歌曲学会了。有一次。借着视频,我们合唱了闽南歌曲《旧情也绵绵》,《一条手巾仔》,《双人枕头》……我那深沉,磁性的男中音和着诗柔那清澈甜蜜的女中音,一首首歌曲以温馨欢笑落幕。我们欢笑着给彼此掌声和飞
 
吻作鼓励、奖赏。
  
  有一次,诗柔微微埋下头,伤感地说:“海心,你知道我多么爱你吗?你知道我多少个黑夜哭着醒来,脑海里全都是你的影子。你知道吗?海心,我现在想着盼的念的都是你,我好想和你见上一面,真真实实拥抱着你。可我知道,我们之间横着一条沟,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海心!……”诗柔哽咽的说道,泪水便顺着脸颊滑落,如一朵载泪的玫瑰,凄美的让我心疼,心碎。
  
  “柔,我又何尝不对你朝思暮想,牵肠挂肚?‘五一节’就要来了,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到时你来我们海们旅游,我带你去吃海鲜,去‘莲花峰公园’看名扬天下的古物,去看你最想看的大海……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说完后我的鼻子酸溜溜的。
  
  视频的那边,我看到诗柔满脸堆积着幸福的笑容,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期待。
  
  然而事态变化无常,在我第二天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满脸幸福的告诉我,我爸和寒冰的爸爸帮我们俩的结婚日子定好了,就在下个月……我一听,脑子嗡了一下,顿觉天旋地转,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向上